语音阅读 【字体: 打印

快过年了,农民工遭遇讨薪难 记者介入讨回9000元工资款

来源:[东楚晚报] 日期:[2020-01-19 09:42]

“谢谢记者,如果不是你的介入,我就没办法这么顺利地拿回工资。”17日,50岁的叶师傅领到工资后,在电话中向记者报喜。

扣押工资

“有钱没钱,回家过年。”歌词唱得虽好听,可对于在外打工的农民工来说,工钱就是全家人的希望,要是年底拿不到工钱回家,这个年可就难过了。

近日,50岁的叶师傅拨打本报热线求助,他和几个老乡在项目工地辛勤工作,却遇到了讨薪难题。“我和其他几个人都是做建筑工程的,如今工程结束了,对方还欠我们工资合计10600元。”为了工钱的事,叶师傅去了工地10余次,最终也没有结果。

16日,记者在大冶北站广场上见到了叶师傅。寒冷的冬天里,叶师傅在广场上佝偻着背来回跺脚。见到记者,一脸焦急的叶师傅立马是竹筒倒豆子,把整个事情始末都说了出来。

原来,叶师傅是个脚架工,主要给工地做些安装和拆除脚架的工作。8月底叶师傅接了工地的活,当时说好一直到12月拆除脚架,结清工钱。可是拆除脚架期间,却发生了一起事故。当时在拆除时,一名脚架工甘师傅将一根钢管从高处拆下后反弹,将一名正在作业的泥工锁骨砸断。

“出事后,对方就说要押我们的钱,说是因为甘师傅是我介绍来的。”叶师傅说。

16日中午,记者与叶师傅一起来到工地,该工地由江西一建集团负责施工,项目负责人冯彬(化名)也在工地里。“我们想等砸伤人的事故处理完,判定相关的责任后,该赔多少钱,扣除后再结清。”冯彬告诉记者,除了当事人甘师傅还有另外几名工人都是叶师傅介绍过来的,现在找不到甘师傅,叶师傅要负责任。

“我们都有一个散工群,有事的时候就在群里喊一声,有人接活就过来一起干。”叶师傅解释说,他并不是包工头。

记者了解到,如今工地方已经为被砸伤的泥工垫付了两万余元医药费,但是当事人甘师傅却从没过来露面。由于甘师傅工资只有一千余元,冯彬才扣押了叶师傅等人工资,希望他们能找到当事人。

调解成功 

记者随后联系了湖北鸣伸律师事务所叶桢律师。了解整个事情经过后,叶桢律师认为:此事应该分成两部分看待。首先,叶师傅等人与工地双方的劳务约定已经完成,不能因为出了事故就扣押他们的工资,这是不合理的。其次,工地出了事故,原因是多方面的,不能片面地归结于谁的过错。工地方可以扣除直接当事人20-30%的工资作为处罚、警告,不能说将其他人连坐。另外,由于人是叶师傅介绍的,如果叶师傅从中有抽取提成的行为,那么叶师傅也要承担责任,如果没有,则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。建议找劳动部门寻求帮助。

当天下午,记者与叶师傅来到大冶市劳动监察大队。叶师傅此前数次找过监察大队,监察大队工作人员也多次给冯彬打了电话询问拖薪的事情,并对冯彬提出了结清欠款的要求。当该案的负责人了解到事情还未解决,当即打电话给冯彬,要求进行当面调解。下午4时许,在监察大队的调解下,冯彬征求当事人甘师傅同意后扣除其1600元工薪作为处罚。答应第二天付给叶师傅等人9000元。

17日,叶师傅到工地成功拿到了拖欠两个多月的工钱。“谢谢记者帮我讨薪,拿到了工资,我们可以安心回家过个好年了。” 叶师傅感激地说道。(陆文博)